进入熊市,ico彻底沦陷,而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即证券化代币发行)横空出世,异常地火热起来,迅速成为了众人眼中新的焦点。原来大谈特谈ICO的会议转向STO了,各式STO学习组织如雨后春笋般涌起,STO基金也纷纷成立……这一切仿佛让我们看到了ICO火热时的样子。就在此时,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出警示STO风险。12月4日,北京互金协会发布《关于防范以STO名义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风险提示》(以下简称《提示》)。《提示》指出,“近期,仍有部分机构或个人以STO名义继续从事宣传培训、项目推介、融资交易等相关活动。”同时指出,“在此,我们郑重提醒本市各相关机构和个人: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STO涉嫌非法金融活动,应严格遵守国家法律和监管规定,立即停止关于STO的各类宣传培训、项目推介、融资交易等活动。涉嫌违法违规的机构和个人将会受到驱离、关闭网站平台及移动APP、吊销营业执照等严厉惩处。”《提示》的发布不亚于一场及时雨,给高烧的STO降了降温。

图片 1

深圳晚报日前的一篇报道对收藏界好像投下一颗舆论炸弹号称全国最大的国家级民营博物馆,因拖欠租金1200多万元,被南山区法院下发强制搬迁通知书,引发大量投资者上门讨债,馆长蔡振强则长时间失联。

蔡振强原本是一名传统的艺术品经营商,他2012年创办藏石斋,主要做的是一对一的实物交易,并不涉及融资和借贷。随着名气越来越大,他2013年搭建起一个庞大的艺术品融资和网络借贷平台明志财富,开始圈钱融资、四处收购藏品。2015年,他又创办了名振全国的深圳隆盛博物馆,不料开馆不到一年,就遭遇亿元外债的拖累,最终被强行关闭。

今年以来,有关私人博物馆的各种负面新闻层出不穷。无独有偶,前几天新闻还在说天津收藏狂人张连志因拖欠近2亿元债款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被抓的事。在国内收藏界,张连志出名比蔡振强早,他用一座法式小洋楼、号称耗费4000多件古瓷器、400多件汉白玉石雕、40多号水晶石与玛瑙、7亿多片古瓷片、13000多个古瓷盘和古瓷碗建造的瓷房子,曾经被誉为天津最具特色的建筑,在全国吸引无数眼球,同时也卷起了不少争议。这座价值连城古董博物馆,还作为抵押物给张连志换来了巨额贷款。只可惜,随着张连志老赖的真面目被司法机关揭穿后,十多年的美名毁于一旦。

国内的私人博物馆这几年发展如此迅猛,为何主人却频繁出事呢?在笔者看来,问题就出在迅猛两个字。据有关机构统计,在国家扶持文化产业的政策春风下,当前国内的私人博物馆数量已达数千家。新生博物馆仍存在一个通病,它们当中的大部分都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化。可能有些私人博物馆的馆主会对善言斋说,他们从来都没有对馆内陈列的藏品进行任何保密措施,对公众的开放也完全是免费的,这个过程难道不正是与社会分享私人财产的过程吗?这些馆品名义上还是馆主,但馆主由于百务缠身,平时坐馆时间非常有限,甚至还没有一般公众有那么多的参观机会,怎么能说藏品社会化?

从私人博物馆发展的历史经验和理论界的共识来看,私人博物馆的社会化不只是资源的公共化那么简单,还包括管理的公共化。在一些学者看来,后者也是私人博物馆能够作为公共文化服务机构可持续发展下去的关键。在欧美国家,私人博物馆有着悠久的历史,闻名世界的大英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其性质都是私人的。美国8600多座博物馆里边,私人博物馆就占了40%。西方大多数历史悠久的私人博物馆,要不是藏品已经由原来的藏家捐给社会,靠政府和社会的资助来维持运作,要不就是有专门的基金来加以管理,藏家不得再以其它形式用这些藏品来谋取个人的经济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