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初,世界经济学家、内生增长理论创始人保罗·罗默来到中国出席活动,针对全球经济深度调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等相关话题,他谈道:“商业模式的创新比技术创新更重要。”这与国内习以为常的评价体系颇为不同。一直以来,在所有的中国企业中,技术创新往往拥有最高的关注和人气,而所谓的“模式创新”、“管理创新”和“文化创新”,则经常被淹没于信息洪流之中。但仍有一些企业,坚持在商业模式和经营管理,乃至企业精神文化领域,不断创新、积极探索,天九共享集团便是其中之一。天九共享的“先舍后得”在今年8月,天九共享刚刚度过了28岁的生日。从1991年在广元苍溪县成立以来,天九共享经历年复一年的摸爬滚打,终于成为专业的独角兽企业加速器,业务覆盖全球,在纽约、巴黎、香港等诸多国际经济中心设立分公司,俨然成为“民族的企业,世界的天九”。而在司庆当天,天九共享董事局主席卢俊卿对于过去28年的总结,只用了轻描淡写的两句话——大志大成,小志小成,无志不成;大舍大得,小舍小得,无舍不得。在新近的媒体采访中,他再次用“舍得”来代指企业与管理者的行事核心,并强调要“先舍后得”。或许,很多人很难在这寥寥几个字中了然卢俊卿这番感悟的由来,只有回归到天九共享浩瀚的历程中,才能逐一抽丝剥茧,豁然开朗。卢俊卿曾经说:“人们维护既得利益的力量,往往远远大于追求期待利益的力量,人们失去的痛苦,往往远远大于得到的快乐。”这不仅一语道破当下社会部分存在的浮躁风气,也是在描述整个商业发展史。在天九共享“初出茅庐”之际,那正是一个许多人都注重“得”,而厌恶“舍”的年代。天九共享则“反其道而行之”,以“舍”为开端,确立了如今被外界熟知的“为企业加速,让伙伴幸福”的核心使命,以及坚守如一的“共创、共享、共赢”的理念。一个“共”字,串联天九共享的所有诉求与追求,而实现这一愿景的前提,无非就是一个“舍”字——舍得将自己的资源、经验、财富等拿出来与所有人共享。所以,如今很多人之所以对“共享精神”只得其名未得其实的根本原因,便是忽略了“舍”的先决条件。早在2000年,卢俊卿就曾公开明志:“天九共享最大的理想就是创建一个庞大的企业加速器,源源不断地为国家、为民族、为社会造就企业和企业家。也许,我们的努力只能为世界点亮一盏灯,但一盏灯也能照亮一片黑暗。如果我们每个人都点亮一盏灯,世界就不会再有黑暗。”舍得为他人付出,也舍得为世界造福。天九共享的“高速公路”

       
卢俊卿,在140多场专门面向企业家们的“幸福企业”报告会上,曾经做过企业家幸福感调查,结果让人感到意外。卢俊卿先生让真正觉得自己幸福的老板举手,每次统计下来,举手的企业家都不会超过5%,就是说有95%的老板认为自己不幸福或不太幸福,这是一个特别严峻的现实。

       
在卢俊卿看来,幸福,并不是不劳而获,而是每一次努力都会有收获。卢俊卿领导下的集团,倡导快乐工作,摒弃痛苦的努力和奋斗,集团致力于让员工做自己喜欢的事,并从中获取收益。卢俊卿认为,员工做任何一件事,如果乐在其中,其所投入的热情和效益的产出都会是加倍的。幸福不是拼命往山顶爬而不看身边风景,也不是在山下瞎转悠而停足不前,幸福是爬上山顶享受无限风光,也是向山顶攀登过程中的种种经历和感受,长远的幸福,也需要员工和老板一起,为了一个有意义的目标去快乐地努力和奋斗。

       
卢俊卿的著作《幸福企业才是最好的企业》中提到,人们活在这个世界并不只是为做事业的,而主要是来体验幸福感的。企业家最应该做的,不是要去跟人家比谁大、谁强,而是应该比谁的企业更幸福。